这种病原本是“罕见病”,现在却成为消化系统的常见病

2021/08/20 411

昨天,“浙江在线”发布一条新闻报道——“29岁宅男莫名肚子痛,一查肠子‘漏’了,医生:过度食用冰箱食物易患炎症性肠病”。最终通过手术治疗,三个月后,该男子康复出院。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近年来炎症性肠病(IBD)呈现明显上升的趋势,原本称之为“西方人的疾病”,而现在亚洲已成为 IBD 发病率最高的国家,近10年来,IBD的患病率逐年上升,本来是“罕见病”,现在却成为消化系统的常见病。


根据2014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数据统计,到2025年,预计中国的IBD患者将达到150万。


1


那么,什么是炎症性肠病?


IBD 是一种非特异性的慢性复发性肠道炎症性疾病,包括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 (UC)。我国现有数据显示,UC发病高峰年龄为20~49岁 ;CD发病高峰年龄为18~35 岁。


CD 患者的炎症病变通常是跨壁的、多灶性、含肉芽肿,影响整个肠道。而UC患者的炎症是浅表性的,仅发病在结肠。


2


虽然CD与UC临床表现不同,但是依然存在难以鉴别的病例。


根据临床表现、内镜和病理组织学特征不难鉴别。但是对患有结肠IBD一时难以区分CD与UC者,即仅有结肠病变,但内镜及活检缺乏CD与UC的特征,临床可诊断为IBDU。而未定型结肠炎(IC)是指结肠切除术后病理检查仍然无法区分CD与UC。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文献[3]


此外,根据2018年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指出:


UC的诊断仍然需要强调该疾病是排他性诊断的疾病,尤其要注意是否排除了感染性和其他非感染性结肠炎,如志贺菌、沙门菌、 空肠弯曲杆菌、大肠埃希菌等各种细菌感染所致的急性感染性肠炎及阿米巴肠病、肠道血吸虫病、抗菌药物相关性结肠炎等,只有进行了排除才能做出溃疡性结肠炎的诊断。


3


IBD的临床治疗现状如何?


随着对IBD研究的深入,临床上常用的药物治疗有柳氮磺吡啶(SASP) 、各种不同剂型的5-氨基水杨酸(5-ASA)制剂免疫抑制剂生物制剂。同时,随着医疗技术的不断突破,粪菌移植治疗技术也用在治疗IBD中。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但是,临床研究发现IBD患者也是机会性感染的高风险人群。“机会性感染”即指一些致病力较弱的病原体,在人体免疫功能正常时不能致病,但当疾病或治疗因素诱发人体免疫功能降低时,它们乘虚而入,侵入人体内,导致各种疾病从而引发感染。所以在临床上我们需要格外注意。


其中,在UC合并机会性感染的治疗中,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2018)强调重度 UC 患者,尤其是出现激素无效时,要高度警惕机会性感染的发生


我们亦有研究表明,UC合并艰难梭状芽胞杆菌感染的发生率22.6%显著高于一般人群,且全身应用糖皮质激素及英夫利西单抗(IFX)使UC患者艰难梭状芽胞杆菌感染的风险增高。


一旦合并艰难梭状芽胞杆菌感染和巨细胞病毒结肠炎,应给予积极的药物治疗。


该指南同时指出,可应用甲硝唑和万古霉素等药物治疗艰难梭菌感染,而巨细胞病毒结肠炎的治疗药物可包括更昔洛韦和膦甲酸钠等。


参考文献:

[1]刘晨喆,多巴胺能系统与炎症性肠病[J].生理科学进展,2021,52(2):146-150.

[2]CHOW DK,LEONG RW,TSOI KK,etal. Long-term follow- up of ulcerative colitis in the Chinese population[J]. Am J Gas troenterol,2009,104(3):647-654.

[3]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炎症性肠病学组.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2018年,北京)[J].中华消化杂志,2018, 38(5):292-311.

[4]梁笑楠,尹凤荣,张晓岚.炎症性肠病诊断与治疗的共识意见(2018 年,北京) 溃疡性结肠炎部分解读[J]临床荟萃,2018,33(11)987-990.

[5]张瑞苗.溃疡性结肠炎合并艰难梭菌感染的危险因素及临床特征分析[D].石家庄:河北医科大学,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