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门螺杆菌多次根除失败怎么办?

2021/12/20 969

幽门螺旋杆菌(Hp)是目前发现的一种能在人体胃内生存并长期定植的细菌。以往的研究,已证实Hp感染是明确胃癌发生的危险因素。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对于Hp感染的治疗,现推荐的疗程为14天标准四联方案,几乎已经成为了当今治疗Hp的“准则”,尽管如此,仍有少数患者多次根除失败。[1]


今天我们一起来谈谈关于Hp感染这一疾病的相关知识,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一、Hp再感染和复发的区别[2][3]


(1)定义区别


Hp再感染指的是Hp成功根除后又感染了新的Hp菌株;


Hp复发指的是患者体内原有的Hp菌株再现,经过不彻底的根除治疗,原有Hp菌株被不利因素抑制活性,变为球化形式,毒力在球化形式中增强表达可作为形态转化期间识别Hp的诊断标记。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2)时间区别


若Hp成功根除后1年内发现Hp为Hp复发;


若Hp成功根除后1年以上发现Hp称为Hp再感染。


二、如何判定为难治性Hp感染?[1][2]


由于Hp感染率高,再感染率也逐渐上升,随着抗生素的大量使用,Hp耐药率也逐渐上升,成了根除失败的关键因素,难治性Hp感染(RHPI)已成为影响Hp感染患者疗效和生活质量的关键问题。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对于RHPI的定义,我国主要以胡伏莲推荐的原则判定,需满足以下条件:

  • 在两年内按“共识”中的“标准四联疗法”治疗失败3次及以上; 

  • 每次疗程10~14 d;

  • 每次治疗都按“共识”要求完成全疗程;

  • 治疗之前经过胃镜检查,符合治疗适应证。


(1)为什么将失败次数界定为≥3次?


其理由是:

①首次治疗,一般选用根除率高、安全性好、符合多数人的方案;


②补救治疗,系第2次治疗,通常更换抗生素,疗程增至14d;


③第3次治疗,需要根据药敏选择敏感抗生素进行个体化治疗。


治疗3次失败者,抗生素调整有限,疗程已延至极限,治疗非常困难,因此,将“难治性幽门螺杆菌感染”界定为治疗失败≥3次。


(2)Hp是具有高突变率和重组率的病原菌吗?


Hp是具有高突变率和重组率的病原菌之一,且重组率远高于点突变率。


 Kumar等分析比较了27个马来西亚Hp分离株的基因组,发现CagA和VacA等位基因可因菌株的寄主遗传背景出现变异。[4]


 此外,Hp可产生多种毒力因子,主要为 CagA 和 VacA,根据是否表达CagA和 VacA 将Hp分为Ⅰ型和Ⅱ型,Ⅰ型菌株表达 CagA 和VacA,Ⅱ型菌株不表达上述基因,Ⅰ型菌株致病力高,与胃癌及其癌前病变的发生、发展有较为明确的关联。[5]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三、RHPI如何治疗?[2][6][7][8]


目前HP感染的主要治疗方案为铋剂四联疗法,三联疗法、伴同疗法、序贯疗法已不适合用于RHPI的治疗,需要探索新的治疗方案。


(1)分阶段综合治疗


第一阶段:使用益生菌和胃黏膜保护药进行治疗。(如:连续一个月每日交替服用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胶囊和复合乳酸菌胶囊;并且连续一个月每周交替服用铝镁加混悬液、吉法酯片和替普瑞酮胶囊)。


第二阶段:使用益生菌和四联疗法(如:连续10天服用复合乳酸菌胶囊、阿莫西林胶囊、潘妥洛克肠溶片、胶体果胶铋胶囊和呋喃唑酮片)。


第三阶段:使用益生菌、中药和铋剂进行治疗。连续两个月每日服用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胶囊,连续两月每周交替服用荆花胃康胶丸和枸橼酸铋钾胶囊。


(2)补救治疗


来自埃及的一项最新研究对RHPI胃炎进行了细菌培养和药敏试验,HP对诺氟沙星、莫西沙星、多西环素和阿米卡星敏感,可作为补救治疗的可选方案。


(3)辅助治疗


鉴于Hp通常存在于患者的唾液以及龈沟液、牙菌斑、牙结石中,临床需要对患者的牙菌斑、 牙结石进行清除,同时采用药物对患者的口腔进行冲洗,有助于降低患者口腔Hp阳性率,减少患者胃Hp复发风险,提升治疗效果。


综上所述,RHPI的治疗需要根据患者的个人情况,采取正确适宜的治疗方案(抗生素的合理应用),进行合理的精准治疗(通过基因组、蛋白质组学等技术对特定疾病生物标志物进行检测和分析)和综合治疗(中药、益生菌、抗菌肽、胃黏膜保护剂等多种药物综合治疗),让患者最大程度的获益,同时,新的治疗方案仍然需要不断的探索。

参考文献:

[1]胡伏莲.从整合医学角度诠释幽门螺杆菌感染处理原则和策略[J].中华医学杂志,2019,99(20):1521-1522.

[2]黄雨梅,李昌平.难治性HP感染的诊治策略研究进展[J].现代临床医学,2020,46(1):65-68,72.

[3]POURSINA F,FAGRI J,MIRZAEI N,et a1.Overexpression of spoT gene in coccoid forms of clinical Helicobacter pylori isolates[J].Folia Microbiol(Praha),2018,63(4):459-465.

[4]KUMAR N, MARIAPPAN V, BADDAM R, et al. Comparative genomic analysis of Helicobacter pylori from Malaysia identifies three distinct lineages suggestive of differential evolution[J]. Nucleic Acids Res, 2015, 43 (1): 324-335.

[5]张苗苗, 赵志鹏, 李晓晨, 等. 幽门螺杆菌抗体分型 检测及分型与胃部疾病的相关性分析[J]. 标记免疫 分析与临床, 2020, 27 (8): 1305-1309.

[6]马继征,冯硕,胡伏莲.分阶段治疗难治性幽门螺杆菌感染 1 例报告 [J].北京医学,2015,37(04):332+342.

[7]王少锐.分阶段综合治疗难治性幽门螺杆菌感染临床观察[J].医学美学美容,2020,29(22):80.

[8]谢超华,冯建峰,梁小玲.治疗口腔幽门螺杆菌感染对难治性Hp根除治疗的影响[J].现代医用影像学,2020,29(1):175-176.


End

声明:本文为医会宝编辑部原创整理,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理性判断,有针对性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