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知道甲状腺功能好不好?化验单上有“↑、↓”是怎么回事?……一文读懂 !

2022/09/14 555
近些年,甲状腺疾病的发病率明显上升,临床各科室都有可能遇到。甲状腺功能检查作为一种常用的检查手段,可为预防、诊断及治疗因甲状腺功能异常而引起的器官功能损害和物质代谢紊乱提供帮助,已得到广泛应用[1]。


那么,如何解读甲状腺功能检查报告单?报告单上有“↑、↓”是怎么回事?各指标都代表了什么意义?相信很多人并不了解。今天一起来聊聊甲状腺功能检查那些事,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甲状腺功能检查基本知识


目前,甲状腺功能测定已经成为评估甲状腺疾病患者最常用的检测指标,常用的检测项目相对也比较多[2-4]。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来源:摄图网


①血清甲状腺激素(TH)的测定:包括甲状腺素(T4)、三碘甲状腺原氨酸(T3)、促甲状腺激素(TSH)等;其中,T4可分为TT4、FT4,T3可分为TT3、FT3。

②甲状腺激素结合球蛋白(TBG)的测定。

③血清促甲状腺激素(TSH)的测定

④相关功能检查:如促甲状腺素释放激素(TRH)兴奋试验及甲状腺碘131摄取率测定。

⑤相关免疫学检查:如抗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抗甲状腺微粒体抗体(TMA)或抗甲状腺过氧化酶抗体(TPO)。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来源:摄图网


临床上,最常用的几种“甲功”检测组合:
①甲功三项:包含TSH、FT3、FT4,常用于体检、初筛甲状腺疾病;
②甲功五项:包含TSH、FT3、FT4、TT3、TT4,是判定甲状腺功能紊乱的金指标,可显著区别甲状腺功能亢进、甲状腺功能减退[3];
③甲功七项:包含TSH、FT3、FT4、TT3、TT4、TPOAb、TGAb;
④甲功九项:包含TSH、FT3、FT4、TT3、TT4、TPOAb、TGAb、TRAb、TG。


在实际检测中,甲状腺激素检测结果可受生活、生理、疾病、药物、环境、检测方法等多种因素影响。有报道称在妊娠早期,吸烟可引起FT4大幅降低,甚至威胁胎儿的神经发育;某些化学物质可引起T4升高、T3降低;低剂量电离辐射可导致T3、T4降低,同时引起TSH反射性增多等[5]。

由于甲状腺功能检测在甲状腺疾病诊断及治疗过程中有重要作用,建议大家一定要重视早期的检测,及时发现异常、准确解读结果,为疾病的诊断治疗提供指导和依据。




各指标升高、降低,都代表了什么意义?


临床上,经常会看到一些很特别甚至互相矛盾的甲状腺功能结果,有时候会误认为是实验室误差,严重时甚至导致误诊误治。

为了让结果更准确,大家在解读报告单时,一定要对甲状腺功能指标的异常情况进行病因分析,详细了解病史、临床症状、干扰因素等非常重要,这可以为临床诊断提供思路[2,6-12]。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来源:摄图网


(1)促甲状腺激素(TSH)

由腺垂体分泌的激素之一,可调节甲状腺活动,包括甲状腺激素合成及分泌、细胞的增殖、 血液供应等。当甲状腺受损、发育异常、或炎症时甲状腺激素合成分泌不足,最终TSH水平升高。

正常参考值:2~10 mU/L[8]。

TSH升高可见于:原发性甲减、亚急性甲状腺炎恢复期、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等。

TSH降低可见于:甲亢、亚临床甲亢、药物(如糖皮质激素)、库欣综合征、肢端肥大症等。

(2)三碘甲状腺原氨酸(TT3)

TT3是甲状腺激素对各种靶器官作用的主要激素,TT3浓度的改变常和TT4平行,但有时存在差异,临床上常同时测定TT3和TT4值。是查明早期甲亢、监控复发性甲亢的重要指标,也可用于T3型甲亢的查明和假性甲状腺毒症的诊断。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来源:摄图网


正常参考值:血清TT3值与年龄有关,出生后TT3水平高于正常成人,5岁后随年龄增长逐渐下降,老年人TT3常低于正常人。

TT3增高可见于:甲亢、T3型甲亢、高TBG血症、亚急性甲状腺炎等。

TT3降低可见于:甲减、低T3综合征(见于各种严重感染,慢性心、肾、肝、肺功能衰竭,慢性消耗性疾病等)、低TBG血症等。

(3)四碘甲状腺原氨酸(TT4)

TT4是甲状腺分泌最多的激素,TT4的代谢调节同TT3一样,也受下丘脑-垂体前叶-甲状腺轴的控制。

正常参考值:4.5~12 ug/dl[2]。

TT4增高可见于:甲亢、T4抵抗综合征、高TBG血症、药物(如胺碘酮、造影剂等)、家族性异常白蛋白血症等。

TT4降低可见于:甲减、缺碘性甲状腺肿,低TBG血症、药物(如二硝基苯酚、保泰松、普通肝素)、下丘脑病变、剧烈活动等。

(4)游离甲状腺素(FT4)

游离型甲状腺激素是甲状腺激素的活性部分,是实现该激素生物效应的主要形式,是诊断甲状腺疾病的首选指标,也是反应甲状腺功能最为灵敏和最有价值的指标。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来源:摄图网


正常参考值:10~31 pmol/L[2]。


FT4增高可见于:甲亢、T4型甲亢、甲亢危象、无痛性甲状腺炎伴甲亢、慢性甲状腺炎伴甲亢等。

FT4降低可见于:甲减、亚临床甲减、甲亢治疗中、低白蛋白血症等。

(5)游离三碘甲腺原氨酸(FT3)

甲亢时,血清FT3增高通常比FT4增高出现更早,故FT3对早期甲亢以及甲亢复发的诊断更为敏感。

正常参考值:4~10 pmol/L[2]。

FT3增高可见于:甲亢、亚临床甲亢、T3型甲亢等。

FT3降低可见于:甲减、低T3综合征、甲亢治疗中、药物(如糖皮质激素、多巴胺)等。

(6)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b)

TGAb是甲状腺疾病中首先发现的自身抗体,是诊断自身免疫甲状腺疾病(AITD)常用指标。

TGAb正常参考范围<115 IU/mL,若是在115 IU/mL 以上,表示阳性[2,8]。

TGAb升高可见于: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Graves病、非甲状腺疾病(如类风湿、SLE,有一定阳性率)等。

(7)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

TPO是甲状腺激素合成过程的关键酶,TPOAb直接对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PO),与甲状腺组织免疫性损伤密切相关,是引起甲状腺功能减退的主要原因之一。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来源:摄图网


TPOAb参考范围<34 IU/ml,若是在34 IU/ml 以上, 表示阳性[2,8]。


TPOA升高可见于:
①诊断桥本氏病和毒性弥慢性甲状腺肿;
②预测孕妇产后甲状腺功能障碍的发生;
③对可疑甲减患者,有助于原发和继发甲减的鉴别等。

(8)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TRAb)

TRAb是一种甲状腺的自身抗体,根据生理学作用不同也分为:甲状腺刺激性抗体(TSAb)和甲状腺阻断性抗体(TBAb),是在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自身免疫过程中产生的,可以刺激甲状腺产生甲状腺激素,测定TRAb有利于对弥漫性毒性甲状腺肿发病机制的研究。

TRAb升高可见于:
①Graves病;
②桥本氏病;
③预测新生儿甲状腺功能亢进;
④抗甲状腺药物监测。




临床常见的8种组合所代表的临床意义



在临床上,甲状腺功能指标可以多种组合形式出现,不同组合所代表的意义均有所不同,以下总结了8种常见的异常甲状腺功能指标的组合及临床意义,仅供大家参考学习[6]:
①T3、T4正常,TSH升高:可见于亚临床甲减、非甲状腺性疾病综合征、破坏性甲状腺炎恢复期、未治疗的原发性肾上腺功能减退症、TSH抵抗综合征等;
②T3、T4正常,TSH降低:可见于亚临床甲亢、引起血清TSH降低的其他疾病(如库兴综合征、垂体或下丘脑功能不全、非甲状腺性疾病综合征、精神障碍-双向情感障碍或严重抑郁等)、药物(如糖皮质激素、多巴胺)、TSHβ变异等;
③T3、T4升高,TSH降低:可见于甲状腺毒症,或生物素、抗链霉亲和素抗体、抗钌抗体干扰;
④T3、T4升高,TSH升高或正常:可见于β型甲状腺激素抵抗综合征、促甲状腺激素腺瘤(TSH瘤)、遗传性TBG增多症、妊娠、病毒性肝炎、某些药物等;
⑤T3、T4降低,TSH降低或正常:可见于中枢性甲减、单一性TSH缺乏(少见)、非甲状腺性疾病综合征、遗传性TBG缺乏症、多种药物等;
⑥T3、T4降低,TSH升高:可见于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先天性甲减、手术治疗后甲减、亚急性甲状腺炎的甲减期、药物(如碘剂、含碘造影剂)等;
⑦T3升高,T4降低或正常,TSH升高或正常:可见于MCT8、α型甲状腺激素抵抗综合征等;
⑧T4升高,T3降低或正常,TSH正常:见于硒代半胱氨酸插入序列结合蛋白2 (SECISBP2,简称SBP2) 基因突变。

此外,有研究显示:妊娠期女性机体中HCG和雌激素等含量会显著高于正常女性,会对甲状腺激素的含量产生影响,可导致机体中T4含量增加、TSH含量下降,进而造成FT4的含量出现增加,导致妊娠期产妇出现甲状腺疾病的风险增加,影响妊娠结局。为此,也提醒大家一定要加强妊娠期甲状腺功能的检查工作[6]。


写在最后:甲状腺疾病是内分泌疾病中较常见的一类疾病,临床各科室都有可能遇到。如何合理选择甲状腺功能检查项目、如何快速读懂检查报告单,是许多临床医师需考虑的问题,一定要引起重视!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END

参考文献:

[1]冯志伟,孙利忠,张志涛,李佳,李胜亮,甲状腺功能异常患者部分生化指标变化分析[J].中国医学创新,1674-4985.2018.04.007

[2]曾海利,甲状腺功能指标联合检验在甲状腺疾病鉴别与诊断中的应用效果[J].实用妇科内分泌电子杂志,DOI:10.16484/j.cnki.issn2095-8803.2020.25.111

[3]王佩珍,甲状腺功能检查在孕妇孕期监测中的应用[J].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DOI:10.16458/j.cnki.1007-0893.2019.15.063

[4]闫敏,汪国贵,赵晓欧,常见甲状腺功能检查的选择[J].西藏医药杂志,2002.10.10

[5]崔建英,郝智,采血时间对甲状腺功能检测结果的影响[J].检验医学与临床,1672-8455(2013)24-3346-02

[6]李洋,滕卫平,滕晓春,甲状腺功能异常指标的临床解析[J].中华内分泌代谢杂志,311282-20190617-00232

[7]段崇强,健康体检人群甲状腺抗体与甲状腺功能的检验效果分析[J].影像与检验,DOI:10.16662/j.cnki.1674-0742.2020.03.193

[8]张晶,促甲状腺激素、抗甲状腺过氧黑龙江医学化物酶抗体、抗甲状腺球蛋白抗体检测诊断甲状腺疾病的价值分析[J].黑龙江医学,doi:10.3969/j.issn.1004-5775.2020.02.037

[9]蔡贤莉,甲状腺激素测定的应用[J].中国医疗前沿,2007年9月第2卷总第17期

[10]秦晓光,甲状腺激素测定的临床意义与分析[J].中国医刊,2001年第36卷第1期(总39)

[11]张忠浩,周光延,甲状腺激素测定[J].中国临床医生,2001年2期

[12]张慧.刘瑞明等.血清6种甲状腺激素测定在疾病诊断中的意义[J].中国热带医学.2007年6期.


声明:本文为医会宝编辑部原创整理,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理性判断,有针对性地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