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围突然增长,一查竟是癌症!这8类人群需要特别注意......

2024/03/29 871
部分妇女在进入中老年后,下腹部会日渐凸起,多数人误认为这是老年发福,殊不知或许是卵巢癌正悄悄袭来。在妇科三大恶性肿瘤中,卵巢癌病死率位居首位,严重威胁女性的健康。根据国家癌症中心近期发布的流行病学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卵巢癌新发病例数达6.11万例,死亡病例数为3.26万例[1]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早期常无特异性症状


由于卵巢位于盆腔的深部,通常不易扪及或查出,早期不会引起疼痛或其他不适,症状多为月经失调、包块等相关临床表现,此类症状不具有特异性;且由于目前临床上尚无早期发现卵巢癌的有效方法,故一旦出现明显症状,临床确诊时多为晚期。


临床上卵巢癌的常见症状主要包括[2]

1、无明显诱因的腹围增加;

2、消化道症状:腹胀、腹部肿块、腹腔积液等;

3、恶病质表现:体重下降、贫血;

4、肿瘤标志物升高;

5、妇科检查可扪及肿块多为双侧,实性或囊实性,表面凹凸不平,活动差,常伴有腹腔积液;

6、三合诊检查可在直肠子宫陷凹处触及质硬结节或者肿块。


这些危人群』需要特别关注


1、50岁以上的绝经女性;

2、有乳腺癌/卵巢癌家族史者;

3、乳腺癌1号基因(BRCA1),乳腺癌2号基因(BRCA2)有突变的携带者;

4、早发月经、推迟绝经者;

5、未婚或晚婚、不育或少育、不哺乳者;

6、妇科疾病史者:子宫内膜异位、不孕症等;

7、应用激素替代治疗者;

8、不合理膳食:高动物脂肪、高蛋白和高热量饮食者[3-4]


新型治疗』药物值得


To

初次治疗原则:手术为主,辅以化疗、放疗


手术治疗是治疗卵巢癌的主要手段,初次手术的彻底性与预后密切相关。《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卵巢癌诊疗指南(2023年)》对卵巢癌初次手术的I级推荐[5]


(1)IA、IC(单侧肿瘤)期

要求保留生育能力:进行保留生育能力的全面分期术

不保留生育能力:全面分期术


(2)IB 期

要求保留生育能力:双附件切除+全面分期术

不保留生育能力:全面分期术


(3)II期

不保留生育能力:全面分期术


(4)III、IV期

可耐受手术且可能满意减瘤:肿瘤细胞减灭术

无法耐受手术或无法满意减瘤:新辅助化疗后再评价,决定是否进行减灭术


卵巢癌术后辅助化疗常用药物有顺铂、卡铂、紫杉醇、环磷酰胺等。多采用以铂类为基础的联合化疗,其中以铂类联合紫杉醇为“金标准”一线化疗方案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To

抗血管生成药、PARP抑制剂取得显著进展


PARP抑制剂及抗血管生成药物的问世使卵巢癌的一线治疗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形成了“手术+含铂化疗+维持治疗”的新模式。


抗血管生成药


研究发现,实体瘤的生长和转移有一个从血管前期到血管期的转化过程。当肿瘤体积<2 mm3时,仅靠周围组织液供养即可生存;一旦体积>2 mm3,如果没有新生血管供应营养,肿瘤细胞即会出现凋亡或坏死,且明显抑制肿瘤生长。


故肿瘤的局部生长和远处转移离不开肿瘤新生血管的生成,这也为靶向抗血管生成药治疗实体瘤提供了理论基础[6]













目前我国临床应用的抗血管生成药有三大类,其本质主要是拮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VEGF)直接抑制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如大分子单克隆抗体、多靶点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及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


安罗替尼作为靶向VEGF的重要药物,能够抑制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受体(VEGFR)发挥抗肿瘤作用。目前广泛应用于晚期恶性肿瘤的治疗中,如非小细胞肺癌、结肠癌等[7]


在近期结束的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上,国内学者口头汇报了安罗替尼联合卡铂/紫杉醇及安罗替尼维持治疗新诊断晚期卵巢癌的II期研究结果[8]


研究纳入42例原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接受紫杉醇175 mg/m² + 卡铂AUC 5 + 12mg安罗替尼,6-8个疗程,化疗结束后继续使用安罗替尼单药维持治疗。本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期(PFS)。


研究结果显示,中位随访时间为9.46个月,6个月的PFS率为96.97%,9个月的PFS率为92.56%,12个月的PFS率为73.79%


PARP抑制剂


PARP家族是DNA单链断裂修复途径的关键组成部分。PARP抑制剂引起单链断裂并不断积累转化为双链断裂,这些DNA损伤在 BRCA1 / 2 突变导致的同源重组修复缺陷肿瘤中无法修复进而导致细胞死亡,即“合成致死性”[9]













奥拉帕利是中国首个获批的 PARP 抑制剂,已被国药监批准用于多种类型卵巢癌的维持治疗。在晚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治疗中先后开展了SOLO-1、PAOLA-1、DUO-O等大型Ⅲ期临床研究。


其中SOLO-1研究结果推动了奥拉帕利获批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适应症,改变了晚期卵巢癌患者的治疗模式。


在2022年ESMO大会上公布了SOLO-1研究7年随访数据:奥拉帕利较安慰剂显著降低死亡风险45%,两组中位OS分别为未达到 vs 75.2个月(HR=0.55;95% CI 0.40~0.76),7年生存率分别为67.0% vs 46.5%,未发现新的安全信号[10]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END

参考文献:

[1]郑荣寿,陈茹,韩冰峰,等. 2022年中国恶性肿瘤流行情况分析. 中华肿瘤杂志,2024,46(03):221-231. 

[2]谢幸,等.妇产科(第9版)[M].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

[3]赵文华.卵巢癌危险因素研究进展[J].国际妇产科学杂志,2013,40(1):50-53.

[4]辜卫红,胡天惠,薛涛.血清CA125、HE4联合阴道彩色多普勒在卵巢癌高危人群早期筛查中的临床价值[J].重庆医学,2017,46(12):1613-1615.

[5]徐瑞华,等.2023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卵巢癌诊疗指南.人民卫生出版社,2023.

[6]尹起亮,吴荻,于莹莹,兰世杰.抗血管生成药在软组织肉瘤应用的研究进展[J].临床肿瘤学杂志,2017,22(9):839-844.

[7]李成彪,顾刚寿.安罗替尼治疗晚期卵巢癌的疗效分析[J].癌症进展,2023,21(13):1420-1423.

[8]Anlotinib combined with carboplatin/paclitaxel and maintenance anlotinib as front-line treatment for newly diagnosed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A phase II, single-arm, multicenter study (ALTER-GO-010).2024 SGO.

[9]崔耀元,孙朝阳.PARP抑制剂治疗引起的卵巢癌适应性反应及意义[J].现代妇产科进展,2023,32(2):142-144.

[10]DiSilvestro P, et al. Overall Survival With Maintenance Olaparib at a 7-Year Follow-Up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and a BRCA Mutation: The SOLO1/GOG 3004 Trial. J Clin Oncol. 2023 Jan 20;41(3):609-617. 

声明:本文出自医会宝编辑部,旨在为医疗专业人士传递更多医学信息。本文并不能取代医生的专业诊疗意见,如有罹患,需前往专业医院检查诊断。